笔趣阁

第九章 政要“峰会”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小林有一双精明的眼睛,这是雷洛所不具备的。所以在听完付政委这句话之后,他也很识趣的选择没有继续追问,只是默默的点点头,然后向付政委行了个礼,先行离开了医院。

????很快,整层楼都没有了人影,除了在急诊室里抢救荷东来的罗主任跟护士们。

????付政委叹了口气,在门外的长椅上坐下。他毕竟是七老八十的人了,虽然还算硬朗,但熬了大半夜身子骨还是有些扛不住。捏捏鼻梁,付政委头靠着椅背,眯起眼睛来。

????哒哒哒哒哒。

????急促的脚步声从走廊的另一头由远及近的传来,付政委立刻睁眼,起身。因为,有大人物要过来了。

????“荷老!”

????付政委端正站好,对着人来的方向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一头银丝的老人急匆匆的往这边走来,他的脸上写满了关切与担忧,他正是荷东来的大伯,荷国栋!

????荷国栋径自走到急诊室门口,望了一眼门上依旧亮起的红灯,语气有些急躁道:“怎么还没出来?”

????付政委很客气的站在荷国栋身后,答道:“刚刚才推进去,荷老,先坐下歇一会吧。”

????“我怎么能坐得下?”荷国栋急得在门口走来走去,他的宝贝侄儿可不能有事。

????刚才付政委接的那通电话正是荷国栋打来的。也是那个时候,付政委知道了这个上头委派他营救的荷家公子是为何人,也知道一直跟着他的那辆军区车里坐的是谁了。

????也许是意识到自己说话的语气有些不对,荷国栋缓了缓,望向付政委道:“延庭呐,刚才我有些急了。”

????延庭正是付政委的名字,全名付延庭。之所以会称他为付政委,正是因为他是京北军区政治委员。

????付延庭笑着摇摇头,“荷老,是您太紧张了,来,先坐会吧。”

????哒哒哒。

????这个时候,走廊的另一头又响起一窜急促的脚步声,两人立刻循声望去,一个衣着朴素的老太太正急匆匆的往这边走来,在她的身后还跟着两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

????“老荷啊,东东怎么样了?”排头的老太太首先问道。

????“是啊是啊,小叔叔怎么样了?”她身后的两个年轻小姑娘也齐声急问。

????荷东来走过去搀起自己的老伴,忙安慰道:“还没出来呢,别着急。”然后望着她老伴身后的两个年轻小姑娘道:“你们两个怎么跟来了?”

????这个过来的老太太正是荷国栋的原配妻子孙碧芸,那两个称荷东来为小叔叔的年轻女子自然就是余安潮与宁平选了。

????“小叔叔进医院这么大的事,我们怎么可能不来嘛。”宁平选虽然跟荷东来见面的次数不多,但她确实很喜欢这个年纪比自己还小的帅气叔叔。

????余安潮也道:“而且这么大晚上了,就大奶奶一个人往这边走,我们也不放心嘛。”

????孙碧芸正了正色,看到了站在荷国栋身边的付延庭,“付政委,今晚辛苦你了。”

????“付爷爷。”余安潮跟宁平选齐声喊道,以前她们俩经常去军区大院里玩,付延庭对她们也挺好的。

????付延庭冲着余安潮跟宁平选慈祥一笑,然后转向孙碧芸,面怀愧疚道:“哪里哪里,如果我能出现得早一些,小东也不会来医院这一趟了。”

????孙碧芸倒是很理解的摇摇头,与荷国栋一道在长椅上坐下。

????时间慢慢流逝,可急诊室的大门始终不见打开。

????“东东,东东啊。”

????猛地,一声尖利的呼喊又在走廊的另一头响起,一个有些肥胖臃肿的女人拉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快步向着这边走来。

????“妈,爸。”

????宁平选看到过来的这一男一女,立刻迎了上去。

????这个身材臃肿的女人便是宁平选的妈妈,也是荷东来的二姐荷芹芹。被宁平选唤作爸的中年男人,便是荷芹芹的老公宁德华。

????宁德华长得浓眉大眼,今年虽然已经四十有九了,但岁月并没在他脸上留下太多痕迹,加上这一身修身的西装,衬得他依旧帅气逼人,与当年红极一时的香帅扮演者郑少秋有几分相似。

????“你们来了。”孙碧芸看到过来的二人,指了指旁边的长椅让他们先坐下。

????荷芹芹走到孙碧芸面前,急问道:“大嫂,东东怎么样了?”

????孙碧芸叹气摇头,“还没出来呢。”

????宁平选也拉着荷芹芹的手,将她带到长椅上,让她先坐下休息一会。

????“付政委,辛苦了。”宁德华看到了付延庭,客气的与他打了个招呼。

????“哪里哪里,宁书记你客气了。”付延庭笑着回道。

????宁德华,现任京北市委教育工作委员会副书记。京北市教育工作委员会是京北电影学院的直属管理部门,所以身为副书记的宁德华也兼任京北电影学院的名誉校长。

????至于他的老婆荷芹芹,身份自然不低,现任国家水电局的副局长。

????“你们跑得那么快做什么?等等我会死啊!”

????又一聒噪的声音从走廊另一头传来,荷国栋此时本就心烦,这一波又一波的人过来吵闹,让他心情更烦。

????“你吼什么?不知道医院应该保持安静吗?!”荷国栋站起身来,对着刚过来的罗亦凡低喝道。

????罗亦凡一愣,随即吐了吐舌头,然后走到荷国栋身边,摆出一副关心急切的模样道:“哎呀大伯,我也不是担心东东嘛。大嫂,你也知道,东东是咱们荷家的独苗子,千万不能出事的!”

????孙碧芸知道罗亦凡夸张的个性,也没多搭理她。

????纠缠完荷国栋之后,罗亦凡瞥见了一旁的付延庭,立刻过去道:“付政委,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的东东怎么会进医院的?”

????付延庭尴尬的扯了扯嘴角,罗亦凡在她母亲荷香莲创办的香港国运集团里担任总经理一职,平时也很少在京北,所以付延庭也鲜少与她接触,便也不大了解她的性格。现在罗亦凡这么贸贸然的问一句,搞得付延庭有些小尴尬。

????罗亦凡今天上午回了香港,晚上得知了荷东来的事,又连夜包机回了京北。

????“你妈呢?没跟你一起回来?”荷国栋见罗亦凡的直接引得付延庭有些小尴尬,立刻转移话题。

????罗亦凡挥挥手,“我妈她前天就飞到丹麦去了,今天打电话又一直打不通,所以我就一个人先回来了。”然后又看着荷芹芹与宁德华夫妻,颇有怨气道:“你们两夫妻也真是的,让你们等等我会死啊?我越叫,你们还越跑了,什么意思?”

????刚才罗亦凡在停车场里遇见荷芹芹跟宁德华,本想跟着他们两人一起上去,可是荷芹芹跟宁德华见到罗亦凡之后,反而跑得更快了,这才引出刚才罗亦凡上来咋咋忽忽的那句话。

????荷芹芹给了罗亦凡一个白眼,然后向荷国栋道:“大伯,我爸他人在香港,脱不开身,不过他说了,明天一早就会飞回来。”

????荷国栋鼻音一哼,“他?不知道他又在搞什么歪门邪道,整天跟些年轻女明星打交道,都一把年纪了,还想在花丛里飞。”

????荷国栋说话直接,也一向不顾后果,这话一摆出来,顿时让在场所有人都有些尴尬,荷芹芹更是呃了半天,没说出话来。

????荷国栋那位老而弥坚的二弟付延庭很是熟悉。荷国梁,曾任政协委员,现在是宝金丽时代集团总裁。说到这个宝金丽时代集团,在业内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当年荷国梁下海经商,创办了宝金丽时代,主要是涉足金融行业。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时候,涉足金融行业,是所有人都不看好的。可是这荷国梁偏偏就有这个才能,在短短十年间,就将宝金丽时代成功上市,五年之后,更是将宝金丽时代整合成为集团公司。

????宝金丽时代集团涉业广泛,旗下不仅有传媒公司,地产公司,证券公司,更有饭店,酒店,物业管理公司等等。而与电影巨头米高梅电影公司合作成立的宝金丽唱片公司也是颇具规模,其旗下所拥有的高知名度歌手以及高质量的音乐质量更是闻名全球。也是因为米高梅电影公司的关系,使得宝金丽时代集团一举发展成了跨国企业。

????荷国梁在国内的影响也不可小觑,国内的主流媒体为他冠上了“中华第一商人”的美名,而京城的五大会所更是主动邀请他成为他们的VIP金卡会员,连香港第一首富李嘉诚也公开表示,他最想与荷国梁一起探讨商经。

????“嘎吱——”

????正在此时,急诊室的大门被推开,罗主任跟值班的小护士满头大汗的从里面走出来,刚踏出大门,就被眼前的阵势给吓了一大跳。

????进去的时候不就两三个人嘛,怎么突然一下这么多人了。

????罗主任并不认识面前这些身份超然的红色人物,只是被数量的莫名增多而吓了一跳。

????“医生,病人怎么样了?”

????荷国栋与孙碧芸首当其冲的问道。

????罗主任有些不自然的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强装镇定道:“病,病人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伤得严重吗?”荷芹芹拉着宁德华的手也冲上来追问道。

????罗主任咽咽口水,“不严重,只需调理一下,就没有大碍了。”

????“那为什么会吐血呢?”付政委还记得刚见到荷东来时,他嘴角挂的那一缕鲜血,虽然现在当着荷国栋他们的面,他还是要问,否则要是医生治疗不当,落下了什么病根,那到时候他更加麻烦。

????“啊?吐血?哎呀,我的东东啊。”罗亦凡哭腔浓重,一副受到巨大刺激即将昏厥的样子,若不是她身后的余安潮正好扶着她,没准还真就昏过去了。

????吐血?

????荷国栋,孙碧芸,荷芹芹他们也很震惊,他们最宝贝的东东竟然伤成了这样?!

????罗主任的紧张与纠结正在这里。病人推进急诊室的时候,根据医生的第一直觉,应该是受了内伤,导致有些轻微的内出血。可在他反反复复检查了之后,发觉压根这伤者就没有内出血,身上更是诡异得连一处伤痕都没有,怎么可能莫名其妙的吐血呢?

????付政委还在外面等着呢,若是出去没了交代,他的饭碗不就砸了吗?于是罗主任便翻来覆去的检查了半天,依旧没发现任何疑点。

????“吐血的原因呢,可能是因为伤者之前胸口遭到重击而导致有些轻微的肺出血,这,这才导致的伤者吐血。”罗主任不愧是专业人士,很快就想出了应对之法。

????“那严重吗?”荷国栋忙问。

????罗主任又是一顿,他压根就没在伤者身上查出他吐血的原因,说严重呢,会给他一种自己医术不济的印象,若是说不严重呢,要是以后出现什么反复,自己岂不是背上了太过自负的罪名?

????一时间,罗主任汗如雨下,不断擦拭着额头。

????“到底严不严重?”宁德华也问道。

????“不严重,稍微调理一下,很快就能康复。”逼迫之下,罗主任下意识的选择了这一样回答,然后匆匆的吩咐护士将急诊室的荷东来推进了高级病房。

????孙碧芸,荷芹芹跟罗亦凡她们一帮娘子军看到荷东来被推了出来,立刻跟着去了高级病房,宁德华也跟了进去。急诊室外的走廊上,只剩下荷国栋跟付延庭。

????“延庭,今晚这事的来龙去脉你都清楚吧?”荷国栋的脸上一改慈祥和蔼,脸色开始变得有些阴沉。

????付延庭在这官场上混了大半辈子,荷国栋这话什么意思他怎么会不明白,就算他不完全了解这其中的来龙去脉,但只要去查,他铁定是查得到的。

????“恩,我都知道,荷老您放心。”付延庭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荷国栋脸色缓了缓,露出了笑容,“延庭呐,我看你是误会了。我的意思是,既然今晚的事你都清楚,那你自然是不会将其中的太多细节告知别人吧?”

????付延庭一愣,原来荷国栋的意思是要他将今晚的事严格保密,不准对任何人透露半分。不过就算荷国栋不提醒,付延庭也相当清楚,这荷氏一门的事,那不是他能张家长李家短的拿来到处说的。

????“听说中华园派出所那边好像因为有学生斗殴所以扣留了几个学生。不过那是公安系统的事,跟我这家伙扯不上什么关系。”付延庭说得低调,但已经明确表现了自己的态度。

????荷国栋满意的一笑,和气的道:“很晚了,你也辛苦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付延庭点点头,“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走了,荷老,您跟孙主任他们也早点回去休息。”付延庭口中的孙主任,自然是指曾任厦门人大副主任的孙碧芸。

????荷国栋挥了挥手,表示了解。

????荷家的人什么手段,付延庭曾经是见过的。荷平川的这几个儿子都是从解放前那段腥风血雨里走出来的,他们的身上存在着什么秉性,稍微想想就能窥出个大概。

????走出私人病房的小楼,感受着秋夜里微凉的凉风,付延庭不禁打了个冷战。

????也不知是哪个倒霉鬼,惹谁不好竟然敢惹荷平川的后人。

????*************************

????看了这一章,大家是不是知道我为什么要大家带好纸笔了?什么?你不知道?真的不知道?那就请你再看三遍,然后多投几张推荐票,你就能看出其中的端倪了。

????这两章都没有东子的高调出场,不过为了减缓陌生感,小雨在每一章都还是提及了东子的全名,在下一章,东子将会强势回归!大家多砸票票吧!用票票砸死小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