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十章 爷火了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眼看着棒球棍混着风声呼啸而来,在这千钧一发,惊险万分之际,一只手肘突地横了出来,呈十字型与那根棒球棍撞在一起。

????“砰!”的一声闷响,荷东来虽然以手肘挡住了棒球棍,但却疼得呲牙咧嘴,因为他用的正是之前受伤的那只手。

????闷吸了一口凉丝丝的气,荷东来体内的火也噌噌的往外冒!

????如果说刚才与顾云黛的飙车刺激只是激发出他的躁动与疯狂,那现在摩托男的这一棍则是把他的火给打出来了。

????荷东来一般不发火,但发起火来就不一般!

????以皮肉之躯生生与铁棍硬抗,荷东来的手肘现在是又疼又麻,可他根本不顾那么多,脸色蓦地一沉,整个人如狡兔一般扑向摩托男。

????那摩托男措防不及,跌跌撞撞的欲往后退,可惜荷东来已经抢先一步抱住了他的腰,纠缠的以身体之力将摩托男撞翻在地。

????接着,荷东来反手夺过摩托男手中的棒球棍,瞄准他戴着头盔的脑袋,狠狠的一棍砸下去!

????摩托男虽然戴着头盔,但荷东来这一棒可是气力惊人。“轰”的一声响,摩托男便感觉一股劲力由天灵盖灌入,脑袋嗡嗡作响,眼前一阵天旋地转,然后就没有知觉了。

????荷东来并没就此罢手,他提着棒球铁棍,从摩托男身上起来,冷着一对眼,如杀神一般,慢慢的往不远处撞在一起的三辆卡车走去。

????“呼!呼!呼!”

????摩托车引擎声骤然响起,一束强光打来,只见一身黑的摩托男C骑着一辆红色的赛摩朝荷东来的位置呼啸而来。

????一黑一红两道影在这快车道上奔驰而来,似乎要书写出一段急速的神话。

????此时,荷东来却意外的举起棒球棍,摆出击打的姿势,脑壳打铁一般的与摩托车对冲过去。

????“这小子疯了?!”

????顾云黛震惊了,她已经忘记自己被踩肿的右脚,瞪着一双大眼,难以置信的望着后方的景象。

????一人一摩相对行驶,在他们交会的那一瞬间,只见那一人挥动手中的棒球棍,狠力的砸在摩托男的腹部,而那一摩的前轮胎也正好碾中那一人的脚,电光火石之后,一人一摩分弹开来。

????荷东来只这一棒,就让摩托男C痛得四肢失去了平衡,摩托车剧烈的摇摆,像是脱缰的野马一般,强撑着在车行道上摇头摆尾了一阵,最后还是一头栽了下去,跟着摩托车摔倒在地上。

????摩托车在快车道上几个翻滚,每一次翻滚都擦出了漂亮的火花,最后失去翻滚惯性之后,才顺着路面一路滑行,贴着地面擦起一条蜿蜒的长龙,最后更是直接撞在车道的防护栏上,“轰隆”一声炸起一团明亮的火光。

????这摩托车还不算惨,摔在地上的摩托男C更惨。从车上栽下来之后,他先是头着地,猛烈的撞击之后,身子又随着惯性弹了起来,往半空抛飞,在空中做了两个三周半的翻滚,最后再是脑袋着地,然后滚了好几米,才停了下来。但明显在最后那一次头着地的时候,这摩托男C身子已经明显瘫成了堆烂泥,停下来之后,像条死透了的狗一样,一动也不动了。

????荷东来的小腿被在摩托车飞驰的时候被擦破了点皮,不过比起摩托男C是小菜一碟。拖着伤腿过去看了看摩托男C,头盔仍然挂在他头上,但是头盔下的脖子却已经歪曲成了异形,很明显,这人没命了。

????一个大活人就这样死在自己面前,这对于从未目睹过血腥场面的荷东来造成了相当大的冲击。也许是血液顶头,这样惨烈的画面并未吓到荷东来,反而让他心底那股火越烧越旺,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转过身去,拖着棒球棍继续往互撞的卡车走去。

????这个时候,顾云黛看向荷东来的眼神已经有了变化。这个男人,好霸道!

????三个卡车司机,已经搞定了两个,只剩一个了!荷东来拖着棒球棍一路前行,棒球铁棍与地面摩擦发出的声音听起来令人不寒而栗。一步一步的不断靠近,可第三个卡车司机始终没有现身。

????三辆卡车扭着头纠缠在一起,最右边那辆卡车更是翻了一半,车轱辘都快掉出来了。

????荷东来慢慢的走到那辆翻起的卡车面前,果然驾驶座里躺着一个与摩托男ABC一样造型的摩托男E!

????摩托男E似乎是因为卡车翻滚的时候被卡在了驾驶座里,想必刚才也是卯足了劲的想努力挣脱出来。看到荷东来走到了车前玻璃面前,又卖力的挣扎起来。

????荷东来没有说话,双手紧握棒球棍,“嘭!”的一声,砸在卡车的车前玻璃上,接着,又抡起棒球棍,再次砸了过去。

????一下,两下,三下,荷东来机械的重复着砸玻璃的动作,直到把这卡车车前玻璃砸得惨不忍睹,纷纷剥落下来。

????这一下一下的砸击不仅是砸在车前玻璃上,更是砸在摩托男E的心里。他虽然戴着头盔,但还是掩饰不住因为恐惧而发出的阵阵哀嚎声。这哀嚎声让荷东来越来越兴奋,下手也越来越重,终于“哐”的一声,车前玻璃被砸得整个脱落下来。

????荷东来举着棒球棍看着在驾驶舱内缩成一团的摩托男E,脸上露出阴邪的笑容。

????摩托男E明显被荷东来这笑容震了一下,身子也跟着一抖。

????看着荷东来这疯狂的举动,顾云黛也觉得酣畅淋漓,今晚她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霉运,竟然被人暗杀,要是被她查出来是谁指示的这件事,她一定亲自废了那人!

????荷东来高高举起棒球棍,还象征性的瞄了瞄摩托男E头部的位置,一副要爆头的动作。

????明晃晃的棒球棍在眼前晃来晃去,摩托男E吓得直缩脑袋,一边缩还一边吼道:“你,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

????摩托男E话音还未落,荷东来就已经手起棍落,只听“砰”的一声闷响,摩托男E头上的黑头盔便从驾驶舱里飞了出去,落在了正一拐一拐走过来的顾云黛脚边。

????荷东来的这一棒力度拿捏得还算稳,他只是打飞了摩托男E的头盔,并没有爆他的头。可是摩托男E却以为这一棒过来自己爆头已定,吓得直翻白眼,差点窒息过去。

????“别翻白眼了,我有话问你。”

????感觉一个冰冷的东西在脸上戳了戳,摩托男E睁开眼睛,正对上荷东来那似笑非笑的脸。

????顾云黛在此时也正好赶了过来,两个人站在一起,盯着摩托男E。

????这摩托男E染着一头黄毛,脸上还长着一堆粉刺,红红的,凸凸的,看得顾云黛直觉恶心。

????“给你一次机会,是谁派你过来杀我们的?”顾云黛本想把他揪起来盘问,可看到他脸上的一堆粉刺,就让她望而却步了。

????摩托男E咽了咽口水,一脸余惊未消的样子,然后他茫然的摇摇头,“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荷东来眉头一沉,手中的棒球棍在车头重重的砸了一下,又吓得摩托男E一抖。

????“大哥,哦不,大爷,我真,真的不知道啊!”摩托男E委屈的望着荷东来,“我本来在街上吃烧烤的,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让我开着卡车到紫竹大道的分岔口堵着,然后让我穿一身黑衣服,还必须戴着黑头盔!”

????“你骗鬼呀?让你堵你就堵,你还真TMD听话!”顾云黛一巴掌拍向摩托男E的头,打完之后,还很嫌弃的在荷东来身上擦了擦手。

????摩托男E苦着脸道:“姑奶奶,我骗谁也不敢骗你呀。真的是有人打电话给我,让我过来堵人,可谁知道,谁知道是过来......”

????荷东来望了望躺在远处的两个人,又盯着摩托男E道:“他们也是跟着你来的?”

????摩托男E慌不迭的摇摇头,“不认识,我也是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还有两辆卡车的。”

????“好,不知道就算了。”荷东来把棒球棍递给顾云黛,“刚才那两个人都是我解决的,这一个,你搞定!”

????说完,便从车头上跳了下去。

????顾云黛拿起棒球棍,双眼冒寒光的盯着摩托男E,刚才看着荷东来出手的时候,她已经很手痒了。你们这帮混蛋砸车砸得很爽是吧?看姑奶奶不砸烂你的脑袋!

????高举起棒球棍,于半空划出一道圆润的弧线,就在要砸下去的时候,却响起摩托男E的扯着嗓门奋力的嘶吼声。

????“我说,我说,是虎哥让我过来的!是虎哥让我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