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十七章 雌斗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下午四点多了,忙活了大半天,荷东来现在是饿得饥肠辘辘,一进校门就直奔第一食堂的快餐店解馋去了。

????“我现在在一食堂,有事找你。”

????打完电话,荷东来要了一份蛋炒饭,就着饭堂里免费提供的泡菜,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十年后在京北一家很烂的苍蝇馆子里,吃一碗蛋炒饭最低都要十二块,而十年前,只要五块钱。还是现在好活啊,如果十年后也是现在这个物价,那人们的生活肯定要好过得多。

????啪!

????荷东来吃得正欢,一个巴掌重重的拍在他面前的桌上,吓得他差点把刚送进嘴里的饭给喷出来。

????“哟,吃得这么寒碜呢,蛋炒饭?”

????对面的凳子一拉,伴随着这句挖苦的话,一个长发飘飘的女生坐在了荷东来的面前。

????荷东来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咀嚼着嘴里的饭粒,“哟,速度还挺快,你该不会一直在食堂门口等着的吧。”

????“呸!你这个死变态别在那里自恋了,姑奶奶我会等你?笑话!”顾云黛风情万种的拨弄着肩头垂发,翻了个白眼仁道:“说吧,叫我过来什么事?是不是考虑清楚,同意我的建议,让我去帮你救人啊?”

????“不是。”荷东来舀起一勺子饭送进嘴里,还是没抬头。

????“那你找我来什么事?姑奶奶的时间不是你拿来随便浪费的!”顾云黛狰狞的又拍了一把桌子。

????碗碟里最后一勺饭送入嘴里,荷东来满意的擦擦嘴,然后抬起头来望着顾云黛,“你放心吧,事情已经解决了。”

????“解决了?”顾云黛有些吃惊。

????“嗯。”

????“那你舅妈呢?”顾云黛又问道:“她没什么事吧?”

????“那个,还好吧。”想起孙玥芳被营救时的那个样子,荷东来应该说她是有事还是没事呢。

????“那何书帆他们呢?”

????荷东来摸摸鼻子,笑道:“龙头千金竟然向我这个外人打探少堂主的下落,你不觉得这有点怪吗?”

????顾云黛脸色有异,正欲说话,荷东来又道:“别讲什么你胡说之类的废话,你觉得以我的智商,你能瞒得我了吗?”

????其实把这些事情串起来想想,何书帆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从最初的古惑仔围派出所,红领带让雷洛交出他们的少堂主,再到后来古臣基带一众人寻找所谓的少堂主,目标都直指何书帆。

????“昨天古臣基跟戴凌红来学校向你打听过何书帆的下落吧?你这小女子也挺不错,跟何书帆同属一门,竟然还能帮我对付他。”荷东来饶有兴趣的看着顾云黛。

????话说到这份上,顾云黛也没必要否认了,直言道:“好吧我承认了,我确实认识何书帆,你说的没错。至于为什么帮你,那是因为姑奶奶我愿意,说吧,你找我到底什么事?”

????“已经两天了,差不多该去处理那第二件货了。”荷东来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

????被人看穿心思是件很郁闷的事,顾云黛此刻就犹如被荷东来剥光了衣服一般,毫无保留的曝光在他的眼前,那种感觉是很纠结的。

????就在顾云黛寻思着是立刻在这死变态面前摆谱拍桌,然后帅气的走人让他有火发不出内伤到吐血,还是继续拿出以做贴身保镖为交换条件的老梗作威胁的时候,一个短发的女生已经悄然来到了他们面前。

????这个女生虽然留着清爽短发,可她皮肤滑腻,五官清晰,看上去也很是秀气,她走到荷东来跟前,对他展颜一笑,百媚丛生。

????“亲爱的,怎么中午不按时吃饭?饿坏了吧?”短发女生自然的将手搭上了荷东来的肩膀,语气中充满浓浓的担忧与心痛。

????不知怎的,对于这短发女生的到来,顾云黛没由来的充满了敌意。

????“姓荷的,这位该不会是你的女朋友吧?”顾云黛瓮声瓮气的问道。

????“荷,这是哪位?这么老,不会是你姐吧?”那短发女生也阴阳怪气道。

????顾云黛怒的一拍桌,“小姑娘,我没有招你,你最好别惹我!”

????“哟,不过是礼貌的问了一句,哪能算是惹你呢。”短发女生闷哼一声,扬起头,摆明是没把顾云黛放在眼里。

????荷东来皱皱眉,这陈白鹭的脑袋真是有问题吧,浪荡随便得可以,他还真的有点怕这女的会在大庭广众下跟他湿吻一次,所以立刻问道:“陈大小姐,请问你有何贵干?”

????陈白鹭捂着嘴轻笑一阵,接着伸出手指在荷东来的脸上轻划一下,嗔道:“人家心疼你没吃午饭会胃痛,特意过来带你去吃大餐。”说完,一对大眼还眨了眨,电力十足。

????看着陈白鹭卖弄风骚的样,顾云黛的眉头一直在抽抽,这次没等荷东来回话,她就怪腔怪调的来了句:“你可真是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呀,我记得你是刚知道他没吃饭的吧。”

????啪的一声响,陈白鹭拍案而起,竖起柳眉瞪着顾云黛:“你这个长毛鬼,是存心跟我作对是吧?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别逼我发火!”

????啪的又是一声,顾云黛也不甘示弱的拍桌而起,“不喜欢听吗?听不下去你可以走啊,这里又没人留你!”

????“你——”

????陈白鹭气得猛吸空气,胸口起伏不止。

????“你?你什么你,女人还是自重一点,别见了男人就跟发了春似的,真难看。”顾云黛白眼一翻,继续冷嘲热讽之。

????“风骚?”陈白鹭眉头一挑,“我好歹还有资本风骚,总比某些人上平下凹中间又不玲珑的人来得好。”

????顾云黛当即就怒了,“你说谁上平下凹了?”

????“谁问我说谁。”

????严格来说,顾云黛的身材其实算得上是中等,上面有肉,下面有料,就算穿着并不紧身的长裙也能凸显出她身体的曲线,不过与雌性荷尔蒙分泌过多的陈白鹭相比,就有稍逊一筹了。

????见顾云黛半天憋不出话来,陈白鹭自然得意,笑着向顾云黛道:“说啊,你怎么不说了?”

????顾云黛气得鼓起腮帮,她虽蛮横无理,可眼前这个短头发的陈白鹭蛮横的段位显然比她高那么一截,可她又吞不下去这口气,当即把球抛向一直没说话的荷东来,“荷东来,你说,到底谁才是上平下凹?你可想清楚了再说!”当下之意便是你若说姑奶奶我不满意,有你好看的。

????荷东来原本想劝她们俩来着,可是见这两位你一句我一句损得正酣,根本没他搭话的机会,也就懒得劝了。

????宁得罪小人,莫得罪女人,这是荷东来一直坚信的处事之道,现在顾云黛把球抛给了自己,而且还话里藏话的带着威胁,他说是会得罪人,说不是还是会得罪人。

????“好了,你们也说够了吧。陈小姐,我已经吃过饭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顾云黛,我在下面等你,事情处理完了就快下来。”

????说完,荷东来毫不犹豫的离开了快餐店。面对女人的战争,男人想要保命,还是尽早抽身离场得好。